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演艺圈内著名理财高手黄晓明的生意经

作者:曹乐溪

本文首发:明星资本论(mingxingzibenlun)

黄晓明很忙。

在马不停蹄接受媒体采访的间隙,他趴在桌上,认真听一位工作室即将签约的新人聊天。他眼神很专注,偶尔插话给新人点拨传授一点自己作为“过来人”的从业经验,像个严肃的大家长。

而当工作人员把《王牌逗王牌》的巨幅易拉宝搬进采访间,黄晓明走过来坐在沙发上,“需要拍照么?”他看了一眼易拉宝,回过头时,脸上已流露出明星职业性的得体笑容。

印象中,除了《鹿鼎记》的韦小宝,在演艺圈已经“身经百战”的黄晓明并没有尝试过太多喜剧角色,为何会愿意接下《王牌逗王牌》这样一部典型的王晶式无厘头喜剧?

其实就在几天前,黄晓明在喜剧综艺《今夜百乐门》中的表演已经刷爆朋友圈。脱衣大秀肌肉,自黑演技唱功,甚至扮成青岛大姨把“闹太套”和增高垫的梗都玩了个遍。

“导演本来嫌(尺度)太大了,我说我觉得这还不够呢,差太远了。”黄晓明对自己“放飞自我”的表现似乎还意犹未尽,“我从来就没有过偶像包袱,但可能我性格里面稍微有点害羞,所以大家会觉得我不能演(喜剧),但其实我还是挺搞笑的,就是没什么机会给我秀啊!”

除了偶尔的插科打诨,黄晓明留给小娱的印象更多时候是精明与谨慎。作为业内赶上了明星资本化第一波浪潮的个中高手,他在采访中也聊到了不少关于电影、IP以及直播内容的投资观。“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是行业里第一个做的,”但他也坦言,自己曾经在投资上栽过跟头,“地利人和之外,也得看天时,投资需要一些运气。”

喜剧片是最爱,周星驰的每部电影都看过两遍以上

“接《王牌逗王牌》,算是完成了我小时候的一个偶像情结吧。”

作为刘德华的迷弟,黄晓明一听说有能与偶像合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王晶的邀约。“我们都是(成长于)四大天王时代的人嘛,”他不忘幽默地补上一句,“当然我可能跟你有代沟。那时候大家都会各自站阵营,我是刘德华那一派的,发型是按照他的造型去剪,去卡拉ok也经常模仿他的歌,唱《忘情水》、《冰雨》、《真永远》啊,还有《男人哭吧不是罪》。”

“这部电影讲了一个神探与一个神偷斗智斗勇,最后协力完成任务的一个动作冒险故事。但神探和神偷都有点笨,所以就闹出了很多笑话,我就是那个笨神偷。”第一次和偶像对戏,黄晓明坦言自己也很紧张,“他非常敬业,气场特别镇得住,在他面前我们都感觉自己像个学生一样”。

作为《王牌逗王牌》的监制,同时也是出品人之一,刘德华对于电影制作和宣传流程的各个阶段都有严格把控。“他会自己改剧本,也会在现场指导表演,相当于半个导演的角色。”不过黄晓明并不认为这会挑战导演王晶的权威,“王晶导演是一个非常懂得自己想要什么的人,行事节奏非常快,而且很坚持自己的东西。他和华哥是合作多年的伙伴了,在拍摄方面很有默契。”

尽管目前不少人觉得随着明星片酬高涨,演员难免“客大欺店”,但黄晓明不认为明星在拍摄过程中更有话语权:“就像美国,欧洲,韩国市场一样,真正说了算的还是导演和制片人。一个演员放在导演手上,导演可以决定他是一个好演员还是坏演员,说实话,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演员是被动的,有选择权但没有决定权,因为他决定不了整部电影的风格。”

在电影预告片中,黄晓明和谢依霖的“大尺度”贴身暧昧戏承担了不少笑点。他告诉小娱,《王牌逗王牌》中的感情戏份不多,但跟谢依霖对戏会有一种要“被她吃掉”的感觉。“她一见帅哥就很想要吃掉对方,当然这是在戏里边,她私底下不像电视上那么闹腾,是一个很聪明、反应很快的女孩子。”

尽管此前并没有怎么接过喜剧电影,黄晓明对于拍喜剧片并不拒斥。“现在的类型片,有些是发人深省或者令人感动的,而《王牌逗王牌》承担的是逗大家一笑的功能,是典型的合家欢式的爆米花电影。我们干的就是娱乐行业,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心的,演喜剧片是作为演员的一项任务。”

他坦言喜剧片其实是自己最喜欢的电影类型,其次是英雄片和文艺片。“我很喜欢周星驰那种,用喜剧的手法去表现小人物的悲喜剧人生,他所有电影我都看了两遍以上。”

投资电影成功率“一半一半”,曾在买IP上栽过跟头

和偶像刘德华一样,黄晓明在电影投资方面也曾经比较活跃,《匹夫》、《精忠岳飞》、《中国合伙人》、《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等影视作品都有其工作室参投的身影。

不过近几年,他的电影投资脚步愈发谨慎。“我投资电影主要看阵容,从制作、导演,到演员、剧本都会综合考虑。”对于自己出演的电影,黄晓明表示要看情况,“能够保证质量,不会赔本才会去投”。他坦言自己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投资电影的成功几率“一半一半”,有时候需要运气,就像好片子没赶上好的档期。

2012年杨树鹏执导的《匹夫》,是黄晓明第一部投资的电影作品,但是这部投资2000万左右的动作片最终只收获了2700万左右的票房。“我本来是想拍一部可能商业上不成功,但艺术上比较成功的电影。”而问到是否认为它算是成功时,黄晓明笑起来,避开了这个有些尖锐的问题,“结果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样吧。”

“不过我本人还是很喜欢杨树鹏导演的。”他忽然想起来,问小娱“他的新电影(《少年》)你有看么?我看了预告片,还挺特别的,但这种东西必须要看成片,预告片看不出来好坏。”

“我看上的不一定会卖座,但不卖座的你又不愿意去赔钱,所以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说,有时候还是需要去平衡商业和艺术之间的比重。”他想了想,“我当然还是希望能做出好的电影,不管是商业上的成功,还是艺术上的成功,至少要占一样吧。”

虽然远离了电影投资,但黄晓明并没有忽略对于电影市场变化的观察,他很清醒地注意到国产电影类型化的趋势:“我并不认为今年电影市场整体在下滑,只是观众观影习惯在变,好片子越来越好,不好的会被淘汰。以后电影市场会细分化,不同类型的片子吸引不同层次的观众,市场变得更为规范和理性。”

其实不止是电影投资,黄晓明早在IP概念还没被炒热前,就曾考虑购买《幻城》影视改编版权,虽然后来此事因为团队执行问题并未落实。“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是行业里第一个做的,包括做生意啊,买股票啊,买好的作品版权,”黄晓明对此也有些自得,“只是我的团队不一定都能执行,我自己也盯不了这么多事情。”

而如今,热门IP改编影视频繁扑街,黄晓明颇为感叹:“我觉得大家理性看待吧,IP当然是一个非常省力的捷径,但它无非就是已经写好的大家认可的剧本而已,一个好IP并不等同于票房保障。”他透露自己也曾在IP上栽过跟头,“过于看重IP,结果在制作方面投入差了”,不过当小娱询问是哪一部时,他又流露出调皮的一面,故作神秘道:“不想告诉你。”

“现在进入直播内容领域,还有很多机会”

作为演艺圈内出了名的理财高手,在投资餐饮、医疗、互联网、消费品以及成立基金后,黄晓明也把投资触角伸向了直播红海。

近日中国创意控股发布公告称与黄晓明订立协议,黄晓明将为其线上直播平台“全聚星”提供一年的相关服务,据该协议,中国创意控股将向黄晓明配发及发行约362.32万股股份,占扩大后股本的约0.3%。黄晓明告诉娱乐资本论,与直播平台的合作是比较松散的,并未绑定独家,“只是做直播时带上他们就可以了”。

而在今年7月份,黄晓明还重金投资直播内容公司明明娱乐,其经纪人郭亭婷将出任明明娱乐首席内容官,负责直播综艺IP开发和制作团队搭建。“随着自媒体的发展,大家会越来越喜欢这种快捷有效的信息传播方式,”黄晓明对于自己关于市场的判断十分笃定。

“直播这块儿很多人在做,但市场还是挺大的,所以现在进入还是有很多机会。”在直播内容打造方面,黄晓明坦言自己比较喜欢即时新闻,或者轻松搞笑的直播综艺,但也不排斥吃饭聊天、聊家长里短的直播,“直播就是满足不同人的癖好嘛,每个人对于直播的需求不同。”

相比于直播平台的烧钱,直播内容领域是更为开放,盈利空间也较大的创业切入口。从目前明明娱乐出品的节目来看,主要是以直播综艺和直播秀为主,比如回忆专用小马甲的《妞妞和端午的日常》,在咸蛋家的直播半小时达到360万在线观众。

对于直播内容公司来说,打造出一款现象级IP可能并不重要,通过达人将粉丝导流至电商,从而形成购买力才是真正目的。像明明娱乐计划出品的十几档节目,如《里约大探险》、《顾又铭形体TIME》、《在车里》、《关爱司机成长协会》等,都属于受众细分领域的栏目,并没有请大牌明星,而是邀请微博微信的网红大V,主打健身、萌宠等垂直领域主题;在双十一,明明娱乐也计划联合多位明星、网红和品牌直播卖货,探索更多内容变现模式。

当问到作为投资人,是否也会参与明明娱乐直播内容的制作时,“会部分参与吧,可能不会全情投入。”黄晓明想了想,“不过我肯定会邀请非常专业的团队来全情投入,在合作平台上我们是完全敞开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