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今年综艺“宝藏男孩”为何是《奇葩说》里的薛教授

原标题:今年综艺“宝藏男孩”为何是薛教授

  顶着北大经济学教授光环的薛兆丰,今年参加了一档很“不正经”的综艺节目《奇葩说》,薛教授西装革履地坐在奇装异服的“奇葩”中,用经济学知识和他们抖机灵,圈粉众多,成为2018年综艺节目最有价值的“宝藏男孩”。

  《奇葩说》第五季本来已经不打算看了,毕竟,嘶吼式的节目气质看四季足够了。没承想半路杀出个薛教授,第五季就这样被他吸引着看了下来,甚而上周收官之后再也看不到薛教授讲知识点,还有些淡淡的忧伤。我思考,今年的综艺网红为什么是他?

  薛兆丰参加《奇葩说》是有很大的勇气和底气的,因为这是一档综艺娱乐节目,本身和教授授业解惑的气质违和;另一方面,同为嘉宾的马东、蔡康永、高晓松都不是省油的灯,马东天生相声世家的基因,抖包袱接包袱的能力有目共睹;蔡康永以会说话闻名,又有热卖的“情商课”,啥危机都能化解;高晓松就不用说了,知识丰富且杂,又是个话痨,综艺节目常客。这样对比下来,薛教授好像只会被挤兑挤兑再挤兑,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毕竟,大学讲堂和录制综艺节目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很担心一个最高学府的经济学教授会一味迎合综艺节目的气质,但如果坚守象牙塔教学效果,又可能会产生水土不服,这两种方式不知道会怎样相交?薛兆丰在《奇葩说》中的表现挺恰当:作为学者,他对自己的观点不动摇,讲起来直接干脆又不失温文尔雅,有着严谨的学识坚守。他会把辩题套用到他的经济学模型里,一步一步演算出一个确定的答案。而且他在节目中的讲解通俗易懂,他说婚姻就是开公司,对婚姻的投入就是一场成本换算;他说房本上写对方的名字,就像飞机上给乘客配安全带,对方做好最坏的打算才是最实际的关爱——说实话,今年《奇葩说》的话题感情问题多,有的甚而无聊至极:“前任有新欢,有一个鸡飞狗跳钮到底要不要按”,薛兆丰对这么无聊的题目祭出了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说,损人利己的事可以考虑,损人不利己的事坚决不要做,鸡飞狗跳按钮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只会降低社会整体的幸福感,成本这么高的事情是不值得做的。听着薛兆丰在《奇葩说》中的发言,觉得经济学原来是无处不在!

  薛教授抛出的知识点不曲高和寡,同时他每一期都会小小地表现一下萌点和娱乐感,又和综艺节目气质吻合。比如有期开场介绍初吻的感觉,蔡康永说像“让人融化的阳光,照满了全身”,高晓松说他是“右撇子”,大家都在想薛教授该怎样化解这个尴尬的娱乐话题,这位经济学家说“我对初吻的感觉是一般般”,随后淡淡地来了一句“可能方法不对”,这种一本正经的回答方式引起了大家的哄笑。当然,他对“周冬雨是谁”“彭于晏是谁”等娱乐圈的零了解,又成了他独有的萌点。对马东刁难他“你的经济学理论有失效的时候吗”,薛教授轻描淡写地一句“在家里就失效”把坑填上了,守护了自己知识的尊严。

  这不由让我想到了最近几年的知识网红。马未都、高晓松、梁文道应该是最早的一批,后来便是河森堡、陈果、薛兆丰。他们的脱颖而出,毋庸置疑是人们对综艺更高要求、对知识有渴求的产物。知识网红,让人们在知识共享中受益,就像去年开始走红的河森堡,作为国博优秀讲解员,他以其犀利的文史沉淀、睿智不失幽默的出色演讲技巧,顷刻爆红网络,拥有180多万微博铁粉,被网友们称为“国博最有价值的活宝”。

  寓教于乐,我们喜欢知识网红,喜欢薛教授这样的“宝藏男孩”。

  □张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