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大众偶像难产《明日之子》九大厂牌如何迎合互联网多元化趋势?

8月5日晚,腾讯视频推出的音乐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九大偶像厂牌争夺战”打响,将这个夏天互联网选秀节目的热度再度推向高潮。

这支团队曾打造中国电视选秀先河,但互联网仍是一个全新的战场。他们面临着未知:全新的直播平台、全新的节目形式,更重要的,是全新的受众群体。

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首席内容官、《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曾说,未来的偶像一定诞生在互联网。这是因为年轻人都在这里。

《明日之子》九大厂牌诞生

整个节目不断地强调“年轻人”,不仅仅因为他们是观众,更因为未来属于他们:怎样去养成偶像,与他们息息相关。

极富个性化,他们代表青年文化走向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

这是8月5日晚成功晋级九大厂牌的选手毛不易创作的歌词。被称作“业余巨星”的毛不易,可以作为洞悉这档面向95后选秀节目的着力点:这些20岁左右的年轻人,究竟和传统偶像有着怎样的不同。

“走心”,是很多人对毛不易歌词创作的评价。首席星推官杨幂也曾感慨:“你被生活抽过多少耳光,歌词里才有这么多故事。”这样的抒情,显然是带着一丝惜才的意味。这顶帽子或许有点大,但对于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来说,毛不易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创作天才。

同样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有他坦率又带点“怂”的性格。毛不易上场前要喝点白酒,因为酒壮怂人胆。而他又曾在节目中直怼苏运莹“有钱还烦恼,你这人怎么这样”。如此极富戏剧性的真实性格,正符合年轻观众对于偶像的定义:他未必完美,但一定极富个性、极富才华。

毛不易不是个例。

《明日之子》中还有很多和他一样个性独特的年轻人:明明可以靠颜吃饭却偏偏要做“老艺术家”的赵天宇,可爱高萌的“小熊喵”祝子杰,深情真挚的孟子坤,作曲666的廖俊涛、耿直的才旺罗布,实力rapper马伯骞、仙气十足的王竟力、极富争议的二次元选手荷兹……

他们性格不同,才华各异:优质偶像、呆萌型、文艺青年、二次元……每一类都代表着青年文化的走向。在比赛过程中,他们演唱的每一首歌、每一个造型和服装都将被打造成个人IP的一部分,实现个人IP的极致化。

甚至连淘汰赛制的设定,也多少能映射出选手的个性。比如九大偶像厂牌争夺战中被淘汰的廖俊涛,在最终的PK中挑战了人气极旺的孟子坤。在粉丝看来这是一个“烈士断腕”的选择,很多人一边流泪一边鼓掌。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明日之子》监制邱越坦言这个结果完全没料到,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观众也能清晰感受到选手的个性,“对于他的形象是非常有利的,大家记住了他这个人。这个是直播里面真人秀很重要的部分,而且是完全没有办法去干预的。”

正因此,观众才能更加清晰地认识每一位选手,因为他们足够鲜活,足够有血有肉,尽管他们尚不完美,却弥足珍贵。即使在当晚的比赛直播中,星推官薛之谦、华晨宇也曾毫不客气地指出“表现不好”、“不满意”。

而这正是95后对“偶像”一词的重新定义。在互联网时代,养成一位能够满足大众口味的完美偶像将愈加困难,但市场给了圈层偶像存在的空间:你未必完美,但你一定极富个性和魅力。基于此,《明日之子》选择以人为本养成偶像厂牌,从而去填补国内偶像市场所缺少的那些个性拼图。

圈层偶像,谁能晋级交给市场

圈层文化,是互联网文化和青年亚文化的产物。互联网给了圈层文化生长的文化根基和环境,同时也对偶像养成提出了新的难题:完美人设的大众偶像将越来越难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针对细分领域的圈层偶像。

《明日之子》的节目初衷,正是围绕“圈层文化”而展开。

传统选秀节目以“竞技”为看点,层层淘汰,最终王者加冕。而《明日之子》为竞技、淘汰赋予了更加多元的可能性。节目设置“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三大赛道,以多元价值观为导向,作为节目铺排的三大入口;又以九大厂牌为出口,养成不同领域、不同风格的偶像,从而契合以分众化为指标的圈层属性。

马昊相信,符合极致个性和极致审美的少年,将成为未来偶像厂牌的附载体。“我们是九个出口,就是九种95后的经典代表,也是九种这个市场上面所不具备的类型,去大放异彩,所以说从三个入口那边进来到这里面,最终出口是九个出口是你自己去,从哪里出其实是由你自定义的。”

这也使得比赛有种多元碰撞但又优中选优的意味。比如盛世独秀赛道选拔中,薛之谦不得不从三位优秀的rapper中选择表现好的做出抉择,周震南和马伯谦晋级,因为九大厂牌只可能从每个类别中挑选优秀的代表。

事实上,在关于养成九大厂牌这个事情上,节目组也曾做过深入的论证。九大厂牌究竟是什么?做九大音乐厂牌还是九大偶像厂牌?“论证之后,我们是坚定不移地说,我们要去做一个别人都没有做过的,要做像过去我们打造细分的音乐厂牌一样来做九大偶像厂牌。这个九大偶像厂牌它是以人为本的。”

马昊坦言,只想把极致的、有任何可能性的九大偶像厂牌选出来,但究竟是怎样的偶像,节目组也无法预测,只能交给观众选择。《明日之子》从节目的形式到观看的方式,再到参与的途径等层面,都将比赛与用户“深度绑定”,让每一位网友都成为影响比赛走向的决定性力量,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零距离参与。数据显示,《明日之子》首场直播就有超过2400万人同步在线观看。

这或许就能解答为什么颇具争议的虚拟选手荷兹能够成功晋级九大偶像厂牌——它代表了二次元文化群体的偏好,寄托着某一人群的情感需求。

“为什么要把星推官权力的降下来,把市场推起来,就是要看他真实的市场的状况。”企鹅影视副总裁兼腾讯视频运营平台部综艺业务总经理、《明日之子》总监制马延琨说。比起去培养一个满足大众审美的完美偶像,《明日之子》更在意鼓励审美的多样性,更注重选手的个性和粉丝的选择。

据了解,节目前期的选手晋级由星推官的专业维度和选手的人气维度决定,九大厂牌诞生之后的比赛,将主要靠选手的人气决定晋级。不管什么样的圈层偶像,一切交给市场。

产业闭环让偶像养成

作为曾经拉开中国电视选秀辉煌大幕的电视湘军的成员,马昊和她的团队对于选秀的认识,绝不仅限于选秀节目本身。毕竟选秀节目真正的目的是偶像养成,而不只在于一时的播放量。

因此,《明日之子》一直把养成互联网时代的十年偶像作为节目的目标。

初听这句话,或许会觉得有点“虚”。但马昊曾在媒体采访中直言,《明日之子》不只是一个选秀节目,而应该是一个选秀产业闭环。这样的思路其实也证明了“养成互联网时代十年偶像”,并不是一句空话。

作为企鹅影视、哇唧唧哇、微博联合出品的一档节目,《明日之子》整合多方面资源,建立互联网时代的偶像养成产业链。《明日之子》对个人偶像厂牌的打造不仅限于舞台比赛,而是搭建了一个全方位的线上服务平台。发挥网络的灵活性和内容的延展性,对台前幕后进行记录拍摄,通过腾讯视频幕后花絮,塑造更加真实丰满的选手形象。同时,还通过《八点见》等直播,给网友更多接触选手的机会,为网友了解、认识、喜欢选手创造条件。

马昊表示,九大偶像厂牌的输赢不只是在舞台之上。“有人可能会在比赛中待得久一点,有人可能会提早离开,可是他的厂牌永远存在。选手离开以后,我们是会继续在线下为他打造这个厂牌,他所代表的文化风格会永远在那里。”

也就是说,比赛会结束,但九大偶像厂牌的养成并不会结束,还会继续为每个厂牌代表制作作品,帮助他们完善、展现自己所代表的圈层文化。

比如8月5日晚成功晋级九大偶像厂牌的王竟力,长发、中性美、仙气十足。在目前国内的偶像市场中,这种风格还尚属空白。未来,团队会针对王竟力的个人特色,设计专属于他的LOGO。他的音乐风格、服装造型,都会围绕“仙”而展开。这是一种极富个人化和针对性的养成方式,帮助选手形成个性化的标签,也有助于他们在演艺圈形成长久的竞争力。

不断感叹这些年轻人极富才华的马延琨表示,未来腾讯视频也会和这些年轻人有内容合作,为他们提供宝贵的机会和平台。

薛之谦、华晨宇,都是曾经从电视选秀时代中脱颖而出的选手。经过多年的磨练,他们依然是活跃于舞台之上的优质偶像。更重要的是,他们具备的独特性,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存在。而这种独特性,正是他们立足于舞台的根本。只不过,在传统选秀的后续培养中,这种成功的案例还是少了一些。

但珠玉在前,也为《明日之子》的未来注入了强心剂。伴随着95后、00后的逐渐崛起,以培养圈层偶像为旨归的《明日之子》,的确有太多值得人们期待的可能性。九大偶像厂牌正是大众偶像向圈层偶像的更迭的风向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